【人物名片】

陳瑋,廣元市高考顯著成績歷史科教師,多次榮獲廣元市優質課競賽一等獎、四川省優質課比賽二等獎。執教12年,秉持“習與智長,優與心成”的教學理念,堅持以學生為本,注重學生歷史學科核心素養的培養,關注學生個性發展、全面發展。所教學生多人考入中國政法大學、南開大學、廈門大學、四川大學等名校。

“她是我們的小可愛,豈容你欺負?”在校園萬能墻上,曾有學生私下吐槽陳瑋“太兇了”,不料她班上的學生秒變“彩虹屁”,紛紛為他們的“小可愛”“伸張正義”。 段子手、表情帝、小可愛……在學生心里,陳瑋的“標簽”個性又有趣。 身著一襲深色娃娃衫,梳著甜美空氣劉海,行走在學生中間,陳瑋宛如一位鄰家小姐姐。但在學生心里,陳瑋卻是他們愛慕的“小可愛”。這位“小可愛”看上去嬌小可愛,骨子里卻透著古靈精怪。喜歡吃零食,喜歡“搞怪”的她,“小宇宙”常常迸發出無窮能量。 就是這樣一位靈魂有趣的歷史老師,讓學生走進歷史,愛上歷史,感悟歷史,成長為一個能理性思考,同時不棄心中熱忱的“小可愛”陳瑋。

“游子”歸來

追夢路上再啟航

2004年,陳瑋從廣元中學畢業后,考入西南大學。大學畢業后,她先后在云南、朝天、廣元市區等多個學校任教。

 

十年間,兜兜轉轉。因母校情結,2018年8月,她最終還是選擇回到夢開始的地方——廣元中學。

陳瑋的父親也是教師,從小深受家庭影響的她,很早便立志要追隨父親的腳步,當一名人民教師。“對我來說,當老師,既是職業,也是理想的寄托。”回到母校廣中后,陳瑋倍感溫暖,找到了人生的歸屬感。

“很多同事都是自己的校友,大家畢業后就像是離家的游子,在外歷練、積累經驗后,還是希望回到夢開始的地方,完成自己的人生夢想。”說到這里,陳瑋嘴角揚起了滿足而幸福的笑容。

特別的愛

你是我眼中的“唯一”

回到母校后,陳瑋中途接手,擔任了高2017級2班的班主任。剛接手這個班時,陳瑋倍感壓力。上一學年,該班不僅成績不盡如人意,而且班級自主管理能力也比較糟糕。

接班時,陳瑋做了充足的準備。第一周,她給自己定下目標,記住每個學生的名字,同時了解每個學生的生活背景和家庭情況。第二周,她讓學生寫周記,通過周記與學生間接溝通,更深入地了解學生的情況。每次周記收起來后,陳瑋總會仔細閱讀,在每篇周記后面都會寫上一大段評語,有自己觀點的分享,也有對學生的鼓勵。

半期考試結束后,為了激勵學生,陳瑋特意購買了很多名校卡片,花了近一個月時間,將每個學生的名字,編成詩句寫在卡片上,然后再送給他們。

其中有贈給李曉的“‘李’想遠大,通‘曉’古今”;也有贈給王欣歌同學的“‘欣’然而往,‘歌’以詠志”……兩個班,100多張,風格、內容各異。

收到卡片后,學生們驚喜不已,像寶貝一樣珍藏起來。陳瑋說:“我想讓學生知道,他們在老師眼里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。”

班上一位女同學收到陳瑋送給她的那張“南京大學”的名校卡片后,私下悄悄對陳瑋說:“老師,我知道自己離南京大學還有很大一段距離,但我一定會努力!”

古靈精怪

帶領學生“燃燒我的歷史題”

“歷史是一條奔騰不息的河,可以重溫以往的崢嶸歲月,可以回顧以前的人和事,可以遇見以后的凡凡種種,也可以體會到亙古不變的規律。”對于學生們而言,在陳瑋的“搞怪”下,歷史課生動又有趣。

“我打算搞個大事情!”某天,陳瑋在QQ群里神秘的對學生說道。“完蛋了!”有學生調侃道“不可以”。后來,大家才知道這個“大事情”就是,陳瑋將紅極一時的神曲《燃燒我的卡路里》改編為了《燃燒我的歷史題》。

“每天起床第一句,先背個小農經濟;每次忘記分封制,都要說聲對不起。學神學神教教我,科學方法在哪里?努力,我要努力,我要變成第一名……”改完之后,陳瑋還語重心長地對同學們說:“這么有個性的歷史老師已經不多了,望珍惜!” 

在歷史教學中,陳瑋特別注重培養學生的核心素養,歡聲笑語中,讓學生養成不忘初心、理性認知、以史為鑒、探究歷史的人文情懷,在理性思考的基礎上保持心中的熱忱,并教學生樹立正確的歷史價值觀。“以史明鑒,可以明得失,學習歷史,應做到心中有溝壑,在理性思考的基礎上,保留自己內心的熱忱。”

課堂上,她讓學生學會體系構建,由點及線,由線及面,層層梳理,邏輯搭建,形成歷史知識體系。她經常打比方說,這個體系就像中藥店的藥柜,歷史知識點就像其中一劑中藥材,當學生運用這個知識點時,就要在大的歷史體系中,找到這個知識點所對應的時代背景、文化情況等等,這樣才便于知識點的理解學習,真正做到融會貫通。

“自律、自強,正確的時間做正確的事,不為以后留下遺憾。”陳瑋一直教導學生,做事情不一定要十全十美,但求拼盡全力、無愧于心,無論是在學習,還是生活中。

當學生因成績下滑、感到迷惘時,她溫情款款,“勤不一定能補拙,但是不勤,一定會越來越拙,沒有人會始終如意,正視挫折,那是我們人生路上的必修課。”“我喜歡很努力的你,但我更喜歡繼續微笑、繼續前進的你”……

教書育人12載,陳瑋常說,她不愿做學生的“導演”,只愿做學生的“導游”,陪他們欣賞人生路上的“風景”